行程洽詢

 

美國

1-435-5924770

1-435-5901605  

 

campbrownbear@yahoo.com

Line: campbrownbeartw

Wechat: kailichi

 

215 S. 450 E. Po Box 28, Parowan, UT84761 

 

Contact Us

累積訪客人數

美國夏令營傳統

美式夏令營好處多

文: 張舜芳

紐約市布朗士科學高中副校長

 

歐巴馬總統上任後,為了急於改變美國高中畢業生學業水平與歐亞國家同年齡學生相比落後的事實,因此大力主張延長美國中、小學生全年上課的時間。他的主張也受到當前的教育部長的大力支持。不少支持歐巴馬總統建議的人士甚至主張中小學應該保持全年開放來增加學童在校學習的時間。

青少年與自然脫節
這些主張立刻引起不少強烈的爭論,尤其是那些極力主張鼓勵孩童利用暑假期間接觸大自然環境,來增進創造性的思考能力,以增強學習效果的教育專家。他們憂心全年開放學校將會對青少年的課業進度帶來負面的影響。在2005年,美國一位知名的崇尚大自然的作家Richard Louv's寫了一本引起不少共鳴的著作Last Child in the Woods:Saving Our Children from Nature Deficit Disorder(森林裡的最後一個孩童:將我們的孩子從缺乏接觸自然的症狀中拯救出來)。

他在書中強調,現今的孩童們在各種電子遊戲、手機、電腦、電視等的大量與電子用品有關的活動中,已經跟我們周遭的大自然環境完全脫節。這種與自然環境脫節的現象,除了影響學生在課業上的學習效果,同時也造就了不少的問題青少年。受到這本著作的影響,不少有心之士極力呼籲教育界與家長們重視青少年與大自然間密不可分關係的關鍵性。

但是面對現代人忙碌的生活方式,多少父母能夠騰出時間帶領著全家大小來一起享受大自然薰陶。多少學校能提供孩童在大自然的環境中接受學習的機會。而孩子們更是一有空檔就一頭鑽入電視、電腦、電玩等的活動來排遣課餘之暇的時間。多數的家長只要孩子不煩擾他們,即使看到孩子鎮日專注於這些電子用品有關的活動,也多半不聞不問。孩子們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下,自然對大自然環境的變遷越來越不關懷。

近幾年間,當我們打開報章雜誌、電視、收音機,所見所聞都在提醒我們重視人類當前所面臨的全球暖化的危機。想想看我們的孩子多半都已與大自然的接觸完全脫節,對大自然的變遷從不作任何用心地觀察,怎麼可能體會到地球暖化的危機呢?不少教育專家以及極力鼓吹讓孩童回歸大自然的有心之士,都一致認同利用暑假期間讓孩子參加野外住宿式夏令營的必要性。因為這可能是孩子們一年之間唯一能真正親身體會到大自然奧妙、並感謝大自然為人類生活中所帶來樂趣的機會。

美國傳統文化表徵
住宿式的野外夏令營( Residential Summer Camp) 就好比蘋果派一樣,是最具代表性的美國文化之一。有組織性的住宿式夏令營活動起源於1861年,美國東北部康乃狄克州的William Frederick Gunn以及他的夫人在暑假期間,帶領他們所設立的私立學校的學生到附近的長島海灣邊紮營兩星期的活動開始。學生們在這二星期間不但盡情的享受著在大自然的環境中從事風帆、駕船、登山、釣魚等等戶外的活動,同時也培養出與同學之間更親密的同儕關係。從此以後,野外住宿式的夏令營就在美國各地陸續設立了,這也可能是為什麼戶外夏令營在美國東北部,比美國其他各地來的更為密集的原因之一。

直到1910年之前,野外住宿式的夏令營還只限於招收男孩子。二戰後的1945至1965年的20年間,美國境內的各種住宿式的野外夏令營更是快速激增。主要的原因是,戰後大量出生的嬰兒使得美國學齡兒童人口增加,戰後美國人民對冒險主義的崇拜,以及美國經濟蓬勃發展等。更有一說法是,在1958至1960年間每年的7、8月暑假期間,全美大致有5萬至6萬學童死於小兒麻痺症的感染,尤其是居住在大城市人口密集處的學童,感染率更高於其他各地。大城市的父母們為了減少孩子因在夏日期間至游泳池、遊樂場、公園等從事夏日活動時與其他孩子頻繁接觸被感染的機率,紛紛在暑假期間把孩子送到離城市較遠的山區或是湖邊等人口稀少的野外地區的夏令營,度過一個健康無病毒感染的暑假。

截至目前為止,根據美國最具權威性的夏令營組織聯盟(American Camp Association)的資料統計,通過他們所制定的300條安全以及品質檢定規範認證合格的美國夏令營就有2400個左右,其他尚有為數不少的沒經過他們認證的夏令營。每年美國境內將近有800萬中小學學生,在暑假期間參加為期一到八個星期的住宿式野外夏令營活動。除此之外,每年夏季期間,也有人數不少的由世界各地專程來美國參加傳統式的美國野外夏令營活動的孩童。一般來說,參加野外住宿式夏令營的年紀起碼也要在八歲以上,而一般的高中生在10年級後就不再參加野外住宿式夏令營,而不少的高中生在這個年紀後就成了夏令營的輔導員了。

華人家庭比較陌生
傳統的美國野外住宿式夏令營活動都與大自然有著密切的關係。這包括了登山、水上活動、大自然探險、以及不同的體能項目。這種傳統的與自然活動息息相關的夏令營對一般華人的家庭來說可能比較陌生。許多的華人父母總認為花這麼多錢把孩子送到山區或是水邊住在一個簡陋的小木屋裏,還不時要面對被蚊蟲螫咬的危險,實在有點不可思議。華人父母總認為,如果真要送孩子去夏令營,總得選擇一個讓孩子不管是在學業成績或是才藝方面有所助益的夏令營。他們有時可能還納悶,為什麼那些白人家庭的父母每年夏天花大筆的鈔票,把孩子送到一個整天只是讓孩子從早玩到晚連一個與書本有關的活動都沒有的夏令營。筆者每年到兒子參加的紐約上州夏令營探訪時,綜觀四方所看到的亞裔面孔不會超過五、六位。可是記得送女兒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天才搜尋班的夏令營活動時,大概60%到70%以上都是亞裔面孔。

1922年時哈佛大學的院長Charles W. Eliot就對美國傳統式的野外夏令營活動提出大力的支持。他認為提供青少年與大自然接觸的傳統式的美國夏令營活動,不可諱言的,也是美國在教育方面對世界所提供的最偉大的貢獻之一。為什麼連哈佛大學院長對這種讓孩子在與大自然接觸中快快樂樂的度過一段暑假期間的活動也這麼青睞呢。教育專家以及兒童心理學家的研究都指出,讓孩子有機會在大自然的環境中成長學習,不但能增加他們的創造能力,更能讓他們在遇到挫折時有著堅強的毅力。更重要的,參加夏令營期間,與同儕之間朝夕相處的親密生活接觸,更易幫助青少年培養出良好的與人應對、相處的人際關係。野外夏令營活動中讓孩子有機會向大自然的險峻接受挑戰,經過這種機會的磨練,自然造就出孩子兼具勇氣與自信的人格特質。而在野外夏令營的活動期間,每個孩子都有機會在自己所專長的活動項目中,來充分的發揮自己,為了肯定自己在小團體中所處的地位,每位孩子都會竭盡所能的來發揮自己的特長。

經過這些經驗的培養當然就造就出一個能獨當一面的領袖人才了。野外夏令營的活動特別需要慎重的遵照輔導員所訂的安全規則,因為從事與大自然的接觸的活動安全是極為重要的。經過數個禮拜的野外夏令營活動的訓練後,孩子們自然在聆聽他人指導時,也養成了專注的習慣了。以上的種種訓練在孩子結束夏令營的活動回到學校時,會自然而然的應用到平日的學習態度上以及與同學、師長之間相處應對的行為表現上。

迎接挑戰培養領袖
筆者有一次與提供POSSE獎學金之一的一所知名大學的招生人員閒談時,詢問他們是怎麼來挑選POSSE的入圍者( Posse提供學生大學四年學雜費全免的獎學金,目前37所知名大學加入此項獎學金聯盟)。這位名校的招生人員對筆者表示,POSSE選擇獎學金得主的最重要條件之一是根據學生是否具有領袖才能的特質作為參考。筆者請他進一步透露他們是如何來判斷學生是否具有領袖才能的特質,這位招生人員表示,這些大學常常將初步入圍的學生安排在室內輕鬆的相處一段時間。大學招生人員就利用這些入圍者共同相處的機會,來仔細的觀察每位初步入圍者是如何的與其他的同儕間互動。這位招生人員特別告訴我,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許多最後能從眾多初步入圍者中脫穎而出的獎學金得獎者,多半都有相當豐富的野外住宿式夏令營的活動經驗。許多大學招生人員都認為,這些野外夏令營的經驗讓學生能夠從容地與其他不熟識的學生很快的打成一片,並且也多半會很自然的採取主動的角色來領導整個小組人員的活動,這些特質也讓大學招生人員相信這些學生將會成為大學校園日後的領導分子。

在美國有個說法是,猶太裔的父母特別熱中送孩子到野外住宿夏令營,這個說法到底是否屬實呢?在1950年代以前美國各地的夏令營因為受著反猶太裔種族情緒的影響,都不接受猶太裔的學童。猶太家長為了讓他們的孩子也可以如同其他族裔的學童們在大自然的薰陶中培養出正面發展的人格特性,於是創辦了屬於猶太孩童專屬的的夏令營。也可能是得之不易的成果,猶太裔的家庭更是不願意放棄讓他們的孩子參與野外夏令營的活動的機會。

猶太裔家庭特別熱中
孩子們參與夏令營的活動期間,除了利用機會來培養、增進與同樣具有相同宗教信仰的同儕們之間的深厚友誼外,更藉此機會接受密集式的希伯萊宗教的洗禮。許多猶太裔的父母更深信孩子們在夏令營期間與同儕之間所培養出來的感情,也為他們奠下成年後基礎穩定的社交網。也就是說這些從小在一塊共度歡樂暑期夏令營的同伴,在孩子將來的事業發展上都會彼此間互相的提攜一番。


所以,參加野外住宿式夏令營活動,也成為許多猶太裔家庭祖孫三代承傳的特色。一般來說,他們的孩子從7、8歲一直到高中畢業前,每年都會到同樣的夏令營與同樣的夥伴度過年復一年的快樂暑期。想想看經過這樣的長期接觸培養,當然就培養出親密的友誼關係以及造就出一個牢不可分的社交網。


筆者居住的紐約北部近郊的一個社區,居民中大半是猶太裔。記得兒子小學三年級的夏天,突然之間,所有他的好友都在一夜之間銷聲匿跡了。後來才領悟到,原來他的好友無論男女,都被父母送到東北部各地的野外住宿的夏令營去了。當時我還納悶,孩子這麼小,做父母的怎麼忍心把孩子送到人生地不熟的荒郊野外,度過漫長的暑假。整個夏天,兒子除了參加一些游泳、網球等的日間活動外,多半時間都在電視與電玩間度過。不少好心的鄰居看到兒子孤伶伶的,沒有玩伴一起度過暑假,都不厭其煩的向我講述送孩子到野外夏令營的好處。我也看得出來,他們對我這個竟然在暑假期間把孩子留在家裡的母親,有種不可置信的態度。


好不容易在暑假快結束的前兩三個禮拜,兒子的好友都陸陸續續的從夏令營歸來。看著他們個個曬得通紅的臉頰,充滿自信的神態,健康快樂的外表,讓我真是又妒又恨,只怪自己為什麼沒把兒子也送到野外的夏令營度過一個健康又快樂的夏天。


所以第二年新年一過,我立刻也幫他在紐約上州的喬治湖畔的野外夏令營報名。當然當時這麼做,心裡還是有些七上八下,十分擔心家裡這個屬於飯來張口型的小霸王,如何能面對自己獨當一面的生活。兒子在夏天來臨前,還是對這個主意有些裹足不前,還好他是個好面子孩子,生怕他那些好友們知道後會話他,所以也就硬著頭皮、搭上夏令營所提供的巴士,開始了他的第一次遠離父母獨自生活的野外夏令營的活動了。


四個禮拜過後,兒子返家時,讓我還真感覺有些難以適應,看著他不但體型變得強壯結實,本來極為內向害羞的個性,也變得比從前開朗了。更令人驚訝的是,在生活習慣上,他也有著不可思議的改變,比方說,他會主動收拾自己的房間,甚至還會幫我做些簡單的家事。從此以後,每年夏天,兒子都迫不及待的盼望夏令營活動的到來,我與外子也更是興奮的盼望這個時日。每次兒子再經過野外夏令營活動的洗禮,就讓他在過去一年間累積的一些壞習慣洗滌殆盡,同時也變得更成熟。最重要的是,讓他能夠從平日大量的與電玩、電視與電腦的接觸活動中,完全脫離,而讓心靈與身體都能在大自然的環境中,淨化一下。

對新移民的華裔家庭來說,如何為孩子在漫長的暑假期間,安排一個有意義的活動,對許多父母來說都是一個相當傷腦筋的問題,尤其是對那些父母雙方都全年工作的家庭來說,更是一樁大事。最常見的活動之一,大概就是送孩子到暑期補習班加強課業方面的學習。父母們總認為,將近三個月的暑假假期,如果在學科方面作額外的輔導,不管是在孩子將來應考特殊高中,或是大學標準考試都應該助益不小。事實上,孩子們整年在父母的督促下,從早學習到晚,常常連周末也得到補習班加強學習。孩子閒暇的娛樂,多半都是打打電玩、看看電視或是上網與朋友交談。


這樣長期下來,是否將我們華裔孩子原本具有的豐富創造性的想像力,都給扼殺了呢?而在體能方面,由於長期的室內活動以及缺乏與大自然環境接觸的機會,是否會顯得格外的孱弱呢?華裔父母們鼓勵孩子所從事的活動,基本上都比較偏重加強個人學業,或是才藝上發展的輔導。這種只專注孩子個人表現的活動,是否會影響他們與他人相處時的社交技巧、以及與同儕間合作的關係呢?家長們處心積慮的安排子女從事學業、才藝加強班的暑期活動,是否真正的對孩子們在學校的課業學習會有正面的幫助呢?


華裔家長們對美國數所知名大學,比方說史丹福大學、西北大學、杜克大學、以及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所主辦的天才搜尋班的夏令營應該都不陌生,也極力的鼓勵孩子們參與這些夏令營的活動。筆者也向讀者們肯定地保證,參加這些夏令營的資歷對於學生在申請大學時將會帶來不少的助益。除此之外,某些知名的才藝夏令營,甚至到國外學習外國語文的夏令營,對高中生在申請大學時也都有相當大的正面影響。因此建議家長們,不妨在孩子進入高中以前,至少能讓他們有幾年的機會,利用暑假期間,參加傳統的美國野外住宿式的夏令營活動。


培養自信和堅強毅力
心理學家已經證明,青少年在13歲以前,是人格養成最關鍵的一個時期。讓我們的孩子在這段時期間,有一個讓身心能經由大自然的洗禮變得更睿智的機會,讓我們的孩子能夠經過野外夏令營與同伴並肩活動的訓練中,培養出與他人相處時從容應對的自信態度。讓我們的孩子經由險峻的大自然環境的挑戰下,造就出面對挫折時的堅強毅力。讓我們的孩子藉著野外夏令營活動時,自我不斷的敦促磨練下,養成獨立、自主的領袖特質。更重要的是,讓我們的孩子經過野外活動的體能訓練下鍛鍊出強健的體魄。一個成熟、自信、具有堅強毅力的青少年,無論在學習以及工作崗位上都應該有著極為優異的表現,這不也是每位家長汲汲營營的為孩子安排活動,所希望看到的成果嗎?


 

Print Print | Sitemap Recommend this page Recommend this page
© CampBrownBear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using 1&1 IONOS MyWebsite.